「你真正將我放在心底珍之重之,記得……要等我。」

 

 

 

◇      ◇      ◇

 

 

 

  碧藍湖水悠悠和風輕拂,睡蓮繞著半圈海子抓住早春氣息,緩緩浮起嬌柔花骨朵朵。


  嘩啦數聲,近旁的海子掀起一道道浪頭,柔白晨光之下,數條大小不一的虯龍在湖中歡騰,陣陣水波盪過,睡蓮搖曳不休。湖旁叢林鬱鬱,一排宮殿依著山勢聳立,彼方一處高台廣場附近,白漫漫宮裝男女熙來攘往,半空中偶有人飛轉。


  一襲鵝黃絲綢短袍的窈窕美人,雙耳後各垂束一個髮髻,捧著一只扇型玉石托盤似燕輕靈地穿梭人群。一路上毫無阻礙,時有人留步致意,美人均回以禮貌的淺笑。她飄行到最高處的宮殿群,在數重狹長型白石宮殿的一方滿壁浮雕前略運起護體炁息,身影遂穿透浮雕進入蜿蜒龍道,直奔內宮湖中。片刻,她來到一扇乳白色門戶前,笑了笑輕輕地推開門,瞧見一男一女面對面坐著,各望著石桌上一疊白紙發愁、很愁、非常愁。

 

  她著實愣了一愣,但又思量了一番,沒什麼太大的反應。

 

  男子年約壯年,身著青色錦袍,英俊挺拔,長髮細細地綁成一束垂落於背上宛若山谷涓流,襯顯爽朗之中不失溫和;女子瞳紅如玉,身披紫色古袍點綴鋃鐺玉音,明媚淑靜,涼薄的粉唇猶丹櫻初放,柔亮的秀髮似黑瀑傾瀉,額間的鳳凰花艷得冷麗妖嬈,隱有皇者絕代風華。

 

  「懷瓔。」她將托盤擺放石桌正中央,眼角卻彎彎地攢出些慈祥的暖意來,偏著頭對女子問道:「妳不是在妳容叔公那裡看他老人家做有趣實驗嗎?怎麼妳在這裡,臉色還很不好看呢?」

 

  懷瓔先是垂眼瞪了對面的英挺男子一眼,再抬眼望了她一眼,道了聲坐,又舉起托盤內的一把石壺在三盞三足杯各斟了一杯白玉石乳,嘟著嘴道:「還都不是敖歡舅舅瞎攪和,害我無辜被牽累……」

 

  她頓了頓,一改臉上的嬌嗔,眼巴巴地帶著哭腔,「狄純姑姑,您可要替小瓔評理啊!」

 

  狄純從善如流應聲坐了,甫聽她講完遂啞了半晌,探過身子安慰懷瓔,「怎麼回事?別哭、別哭……」一邊揉揉懷瓔的額頭,一邊轉身凜然地對敖歡道:「歡哥,你還不快老實招來,今晚休想我會搭理你!」

 

  這小妮子太會演戲了,偏偏狄純挺好騙。敖歡愁眉苦臉,十分委屈地道:「小純,天大的誤會啊!我不知道我們的小韻會忽然生氣……」

 

  「小韻?」狄純著實不解,「關小韻什麼事?」

 

  她左顧右盼,問道:「對了,小韻她人呢?」

 

  「此時大約待在容叔公那裡吧?」懷瓔取過其中的一盞三足杯,一杯白玉石乳喝得見底,雲淡風輕道:「我方才就是在那裡被韻姊姊攆出來,還附送眼前這疊魔法咒語表,要求我三天內背完……」講完,她瞟了敖歡一眼。

 

  敖歡著實不好意思推卸責任,訥訥半天,只好苦著臉道:「因、因為小韻找我研究一些古傳魔法的戰鬥應用法門後,她興高采烈打算找洛年兄弟試招,少時感應了那個凱布利的位置,誰知道……」

 

  懷瓔一旁補充,「好巧不巧,老爸與媽咪都不在龍宮,連媽咪的玄界空間都憑空消失了……」她托著腮,逕自點了點頭,彷彿自問自答,「幾百年來,也只有那一種妄想,就是又偷跑去過兩人世界了吧!」

 

  狄純的嘴角抽了抽,心情滿是複雜,她所崇拜的那位天下無敵的大哥,有時委實任性得太讓她無限感嘆。

 

  她伸手撫額,看了看敖歡,「你有辦法能在不多時找到洛年與懷真姊嗎?」頓了頓,轉頭面對懷瓔,頗有歉意道:「小韻她有時候就是太孩子氣了,姑姑代小韻向妳道歉,好不好?」

 

  懷瓔搖頭,淡淡一笑,「韻姊姊會這樣,多半是我那笨老爸與她約好卻事後忘東忘西而惹惱了她,我無所謂的。」咳了一聲,「倒是請舅舅若找到我爸媽,記得通知我一聲。」

 

  這聲咳,看來自己若不跑一趟怕是不行了……敖歡乾笑數聲,「當然、當然,我立刻就去找他們!」話落地幾乎是用跑的倉皇而去。

 

  狄純望著他落荒而逃的背影,詫了一詫,「王母只是要你盯緊洛年安全,況且還有懷真姊守在洛年身邊,毋須這麼急吧?」

 

  可惜,他聽不到。

 

  「我說姑姑……」懷瓔氣定神閒地又斟了一杯白玉石乳淺酌,哂然一笑,「雖然單獨交給媽咪處理時,起始看似沒問題,然而數百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……事實是最後都會莫名搞砸狀況。」

 

  遙想數百年前,洛年與懷真小倆口的無數次「私奔」──懷真強烈正名為「度蜜月」──過程只能以撲朔迷離、陰錯陽差來形容。

 

  其中有一回,小倆口在東大陸某處叢林打情罵俏,居然引來一頭頗強大的古妖過分主動追逐親近,嚇得他們飛越六座山頭始能甩開古妖;接著有一回,小倆口不知為何撞見首代麟犼‧天仙燄華,燄華與懷真一言不合後大打出手,雙方大戰三百回合仍不分勝負,結果是靠麟犼一族與洛年居中調停;後來有一回,小倆口執子之手來到歲安城共度花火節,先不說造成城中多少對平民夫妻的醋醰打翻、大鬧家庭革命,懷真突發的情動促成其喜慾之氣大漲,不僅洛年差一點克制不住自我,甚至還演變成全城瘋狂躁動險些叛變,令歲安城高層感嘆何謂紅顏禍水……除此之外,族繁不及備載。

 

  狄純沉默半晌,「……回憶起還挺深刻。」

 

 

 

◇      ◇      ◇

 

 

 

  千年瞬息一念,景色依然巫峰山清、南海水秀,煙嵐雲岫在夕曛輝映下,更顯翠綠鮮明。

 

  這是一座世外小島,曾經一處火山頂遺留一顆仙石,傳說中見證了一對戀人佳偶浪漫的邂逅。

 

  明月東升,清寒銀輝罩下,碧色的池水籠了層繚繞的霧色,還漫出些許和暖的芳氣,將四周景致渲染得如夢似幻、旖旎風光。幾步之外,一名俏嬌嫵媚的女子解開外袍、裡衣,從容自若地踏入眼前這一汪清泉之中。

 

  她攀著池沿沉下去,溫熱的池水直沒大半身子,僅露出白玉凝脂般的圓滑肩膀、纖細頸項、傾城動人的瓜子臉,以及胸前半截渾圓豐盈,烏亮的長髮如絲綢錦緞般漂蕩在水面上,掩映著水面下的美麗胴體若隱若現,沁出一幅天生媚態。

 

  女子在池水中泡了一陣,她舒服地嘆息一聲,玉體被熱騰騰的池水蒸得白裡透紅。她閉著杏子般的鳳眼,紅雲騰地自臉頰處蔓開,似在編織什麼美夢。一粒水珠兒從她的髮絲上滑落,順著臉頰來到唇角、下巴、細頸,在微凹的鎖骨之中兜溜半圈,終於順著她的玉峰一路下落,一聲不響地滴入水面消失不見。

 

【未完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蘋果♂+水蜜桃♀≠♂火龍果♀

補夢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