敖旅靜悄悄地在龍宮潛沉修練了五百年,自認修為更臻一層、直逼天仙。他高興又雀躍極了,起身就飛衝至內宮外找沈洛年單挑,打算一雪當年戰敗之恥。

 

  雙方在龍宮廣場南端的一處空地擺開架勢,廣場上一堆觀眾圍繞場外看熱鬧。

 

  狄韻拎著一名嬌小女孩,問道:「小瓔,笨老……妳家老爸怎麼還傻楞楞地站著不動?」

 

  懷瓔連想都沒想,「可能在打瞌睡。」

 

  「昨晚他又在跟妳媽咪做那……」「噁心變態下流之事」八個字還壓在舌尖沒落地,狄韻頓了頓,不禁眉頭一皺,「『和合雙修』嗎?」

 

  「嗯。」懷瓔點點頭,「聽說今天還起得早,晨間還來一回呢!」

 

  只見廣場忽起一陣狂風,飛沙走石,場內已然開打。

 

  「這笨老頭!」狄韻嗔怒道:「不怕敖旅那傢伙的巨劍劈過來會沒命嗎?還睡!」

 

  懷瓔內心發急,朝著場內大喊,「笨蛋老爸,別再睡了!快點用天仙飛翼反擊啊!」

 

  狄韻卻懶得再罵,「他連天仙飛翼都沒抽出來,我看他還在打盹。」

 

  「那、那……」懷瓔著慌跺腳,「快閃躲嘛!啊,小心旁邊有碎石頭!」

 

  沈洛年被腳下的碎石頭絆了一下,依然在打瞌睡。

 

  敖旅見狀,身手一停,「此時此刻你還能睡,道友可是不稀罕陪旅較量?」說罷,臉色與語氣俱沉,「信不信我待會不慎失手『弄』死你?」

 

  沈洛年依然在打瞌睡。

 

  懷真在場外看得滿肚子氣,義憤填膺,忍不住嘴賤,「洛年你搞什麼,你要是連敖旅都打不過,他若沒『弄』死你,那換我會來『弄』死你!簡直丟盡我們仙狐一族的臉,曉不曉得『雄起』兩個字怎麼寫啊……你、你、你、你、你,你跑過來幹嘛?」

 

  沈洛年板起臉,「不是說要弄我?來弄。」

 

  「……我說你輸了我就弄、弄你……人家肯定弄不過你……」懷真囁嚅幾句,只得尷尬地打哈哈,「人家只是、只是說好玩的,過過耍嘴皮子的癮、哈哈,過過耍嘴皮子的癮……」

 

  「弄得過,來弄嘛。」

 

  「……真的弄不過。」

 

  「弄得過。」

 

  「弄不過……」

 

  「弄得過。」

 

  ……

 

 

 

  過了好一會兒,敖歡與狄純從容地相偕走來。

 

  敖歡望了望廣場四周幾近無人,不禁疑問道:「敖旅,你不是約沈兄弟在這裡切磋嗎?我不過是被王母交代幾句耽擱了一陣子,你們都打完了啊?」接著笑了笑,「也罷,剛好趁小純也做了些點心給小韻她們,你也要來一份嗎?」

 

  敖旅一臉恍然呆滯,「呃,多謝,那我拿一份。歡叔你不曉得,根本還沒開打,也不曉得怎樣回事,沈道友就帶著懷真姨……咳、懷真姊姊離開了。我正想招呼他……」頓了頓,啞著嗓子沉痛地說道:「他回身輕輕一個雙手掌打撲擊……就將我轟到幾里之外,我剛剛才重新走回來的,怪哉?」

 

  敖歡不置可否「哦」了一聲,狄純一面遞給眾人點心,一面對狄韻與懷瓔問道:「小韻妳們呢?妳們知道後來的事吧?」

 

  就算自己知道也怎會好意思講!狄韻雙手一攤,搖頭說道:「媽,當時的場面有點混亂,我也不知道。」

 

  懷瓔也迷迷糊糊地搖搖頭,表示她也不太懂。

 

 

 

  懷真的玄界空間裡。

 

  沈洛年躺臥床上,和藹地拍了拍床單,「小懷來,等妳弄我。」

 

  懷真欲哭無淚,「人家不敢了、真的不敢了!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蘋果♂+水蜜桃♀≠♂火龍果♀

補夢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